《锦衣夜行》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003章妍若春花人如草在线阅读。
平板小说网
平板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天才狂妃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平板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锦衣夜行  作者:月关 书号:36772  时间:2017-7-30  字数:4893 
上一章   第003章 妍若春花人如草    下一章 ( → )
  安员外被张十三损得脸色涨红如猪血,却又发作不得,只得期期不语。

  张十三思忖片刻,又担心地道:“大人,杨旭此人游广阔,朋友众多;他是青州富绅,府中管事、下人也不少;齐王府里也有许多人认识他,就连齐王也和他见过面。若是让他做杨文轩的替身,在什么场合上一面,说上几句话,那倒不难,可是若让一个叫花子顶替杨文轩这样的富家公子,时间长达半年、一年甚至更久,恐怕婢为夫人,终不似真。”

  冯检校叹道:“你纵不提,我又岂会不知,只是除此之外我们还有其他的路可以走么?死马当作活马医,总得试一试第003章妍若花人如草吧。十三郎,若与大人论起亲疏远近,我不及你,如果大人追究起来,或会对你网开一面,而我们…,我们都有父母儿,但有一线生机,总是不想放过的,大家共事一场,还望十三郎念在你我兄弟情谊,慨施援手。”

  张十三微显犹豫之,冯检校贴近了他的耳朵,低声道:“真正的杨文轩已经死了,如果此人真能取而代之,便是你我手中一个傀儡,到那时,杨家的万贯家产…”

  张十三心中怦然一动,不由点了点头,低低应道:“十三纵受上宠,事败怕也难逃惩罚,你我本该同舟共济,十三但凭大人吩咐就是。”

  冯检校喜道:“如此就好,十三郎平一直跟在杨旭身边,对他的脾气秉、谈吐举止、喜好兴趣、来往游再清楚不过,如何才能让此人摇身一变成为杨旭,这点铁成金之人非十三郎莫属。”

  说到这里,冯检校看了眼憨态可掬的那尊“佛”眉头微微一皱,若非这几年他们的势力江河下,人手严重第003章妍若花人如草匮乏,如此大事,怎么也不会派这么一个其蠢如猪的家伙来,此人毫无用处,反倒成了累赘,冯检校放心不下地嘱咐道:“安立桐,此事关乎你我身家性命,十三郎若有所需时,你当全力配合,尤其是你的嘴巴要管严一点,万万不可对任何人分毫,记得了么?”

  安员外点头如小啄米:“卑职明白,卑职明白。”

  张十三目光一闪,低低说道:“大人,除了你我四人,还有一人是知道真相的。”

  冯检校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他默然片刻,淡淡地道:“那就让她去死吧!”

  安员外听了紧张地咽了口唾沫,又开始不停地擦汗…

  酒店内院的一间房屋内,听香姑娘瑟缩着身子坐在炕头,身子都僵了也不敢动上一动,炕里面就是杨文轩的尸体,她不敢挪动身子。昨夜那人还是一位风倜傥的温柔男子,水上舟、荷中吹箫、柳下垂钓、在天星光月里与她恩爱绵…

  她才被公子买回来不足半个月,本以为终身有靠了,可谁知…

  听香没有想过去报官,她害怕。张十三说的那番话她一直牢牢地记在心头,从小到大,她学的都是如何取悦男人的本领,其他的一概无知。她也没有想过要逃走,她只是一个弱女子,她不明白为什么要逃走,不知道逃走之后又能去哪里,她的人生就像一纤弱的藤,根本离不开男人这棵树。

  她当然更不懂张十三为什么要隐匿主人遇刺的消息,并且偷偷把她带到这家城外小店里来,看起来他和这里的店家还很熟悉。她只是猜测…,或许十三郎担心杨公子的去世,他这个伴当的地位也将不保,杨府里主事的人一直是肖管事,十三郎和肖管事向来面和心不和,他唯一的倚赖正是自己唯一的依靠--杨文轩。

  所以…十三郎隐匿消息,或许是想卷带一笔财帛远走他乡,那么他留下自己的原因也就呼之出了,听香知道自己有多美,对男人有多大的惑力。

  那么,我以后就要做十三郎的女人了?

  十三郎自然不及杨公子的风倜傥,人品俊雅,也没有公子的万贯家产和秀才功名,不过…不过若是他肯善待于我,似乎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只是一个侍妾,公子死了,就算我不会因为这场官司身陷囹圄,唯一的结局也只有被转卖掉,谁知那时花。落。谁家呢。

  正胡思想着,门吱呀一声开了,听香身子一抖,这才看清进来的人是张十三。

  “十三郎…”听香赶紧挪身下地,怯怯地叫,语气有些讨好的味道。

  “嗯!”张十三点点头,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长发委地、双腕如藕、眉如远山、眸如点漆,阳光透过窗纸滤入,映在她的身上,身姿婀娜,肌肤如玉,果真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尤其是她那楚楚可怜、温婉顺从的神情,更是叫人油然生起呵护之念。

  她正是花一般的年纪,谁是那护花的人呢?

  张十三微笑着,很温柔地道:“你不用担心,我已经想了个万全的法子,走吧,到店里吃点东西,我再细细说与你听。”

  “是!”听香细细地应着,张十三这么一说,她更加肯定了自己方才的判断,芳心不免稍定,提起裙裾,轻轻随在张十三身后,温顺一如随在公子身后时。

  一出房门,微风起,起了她一头青丝。

  听香这才醒觉自己还是披头散发的模样,这副模样未免不美,她忙放慢了脚步,轻轻挽起自己的秀发,她希望尽量把自己打扮的漂亮些,让她的男人看着赏心悦目。

  这么快就想着去讨好另一个男人,并不是因为她对杨公子无情,她只是很清楚,她不配谈情,也没人和她谈情,男人要的只是她的身子,所谓情、爱,对她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只是一种奢望。她只有这妖娆的身子和一张漂亮的面孔,她给男人快乐,从男人那里获得生存的权利,仅此而已。

  张十三感觉到她的脚步放慢了,停身回头,恰看见她举手挽发的动作,于是向她笑了笑,笑容和煦而温柔。听香被他看到自己的举动,觉得被他看破了自己心意,不免有些害羞,于是轻轻地垂下了头,但是挽发的动作却加快了。

  男人通常没什么耐的,一个好女人不该让男人等她,这是院子里的妈妈从小就对她耳提面命的话。

  然而就在她低头的刹那,张十三的眼神忽然变了,变得像蛇的双瞳般冷血、残忍。

  含羞低头的听香并没有看到,即便看到了又能怎样呢?她的人生从来就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

  张十三一步闪到听香的面前,猛地攥住了她刚刚挽起的头发。屋檐下有一口大水缸,张十三便把手中那一蓬青丝向水缸里按下去…

  “啊!”只是一声短促的惊叫,听香的头便被埋进水里。

  “为什么?”

  听香心的惶惑和惊恐,她想尖叫、她想求饶、她想问个清楚,可她一句话也没机会说出来,只要一张嘴,水就会灌进她的嘴巴。

  张十三脸上始终没有一丝异样的表情,那冷漠而平淡的眼神,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在他手底挣扎着的生命,水溅到了他的脸上,他仍一动不动,攥住听香头发的手却越来越用力,用力地向水下按去。

  许久许久,听香的挣扎终于停止了,软软地趴在缸口,一动不动。

  张十三慢慢放开手,听香纤柔的身半折在缸口,上半身完全倒在缸里面,头面埋在水里,偶尔还有几个气泡冒上来,水面上铺了她乌黑的秀发,就象一蓬旺盛的水草…

  妍若花,人如草。

  叫花子回到他临时寄身的那座龙王庙,把捕来的鱼随手挂在凉处,颓然坐倒在一蓬杂草上。阳光从庙顶上的破里照下来,照着他褴褛的衣裳。环顾四周,庙门半倒,神像盘剥,蛛网处处,这就是他这今天的宿处了,轻轻叹息一声,他枕着手臂仰面躺了下去…

  他叫夏浔,他本来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年前的那个夏天,准确地说,应该是六百多年后的某个夏天,他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警校学生。

  那天,警察找到了他,希望他能为警方做卧底。因为警方抓住了一个毒贩,而这个毒贩刚刚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了一伙南方人,对方答应帮他搞一批货,双方还没有见过面,只通过中间人了解了一些彼此的情况,于是警察想找一个体形、长相、年纪与那毒贩相仿的人冒名顶替,以便人脏并获。

  他答应了!

  警校不包分配,如果这次卧底任务完成的漂亮,他将顺利成为一名真正的警察,这对一个没有家世背景的人来说是一个求之不得的机会。为了这次行动,他查阅了大量资料,还去监狱里跟被捕的毒贩们学习他们的谈吐、黑话,了解他们的生活习惯,警方还找来一位催眠师教给他“自我催眠术”让他给自己“洗脑”从心底里接受即将扮演的毒贩角色。一切准备就绪,南方毒贩来了。

  双方开始了长达半个多月的智斗生活,夏浔每天都得想办法让他们信任自己,他和这些人砍价商谈、陪这些人花天酒地,与他们一起出入声场所,渐渐取得了他们的信任。可惜,在最后一次试探中,他失败了。那一次,毒贩们突然翻脸,以刀相,说是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

  夏浔的办案经验还是太少了,他没有看出对方只是在诈他,一时沉不住气动手反抗,结果功亏一篑暴了身份。经过一番浴血厮杀,他逃到了大街上,好心人打电话叫了120,救护车风风火火地赶来了,结果夏浔被撞飞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被撞飞起来的身子就这么消失在空中,当他清醒过来时,就已身在大明洪武二十八年的湖州南浔小叶村了,时至今,他也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他原本所在的世界一些非主的报刊杂志上,为他留下了这样一笔记载:继英国诺福克第一旅一千多名官兵离奇失踪,加拿大安基柯宁村村民集体失踪,以及日本木下先生亲眼目睹的丰田轿车消失案,还有莫斯科地铁乘客与列车员神奇消失事件之后,世界上又发生了一起众目睽睽之下的离奇消失案…

  若非夏浔醒过来后还穿着与大明百姓完全不同的服装,他几乎要以为自己过去二十年的生命经历完全就是一场荒唐的梦。他出现的地方是湖州南浔小叶儿村,这是一家堕户村,也就是民村。大明人户以籍为定,分为军、民、匠、灶,而民位列四民之外,夏浔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一个社会阶层。

  其实民自古就有,商贾、皂隶、优伶、奴仆、娼、乞丐都是民,然而民也分三六九等,像商贾、皂隶、优伶虽位列民,其实和普通百姓相差不多,甚至地位、财富、社会关系比一些普通的良民百姓还要强得多,但是民中最卑者,却是真正的挣扎在社会最底层。

  这样的民,大多是因为战争而被贬为民的人,他所在的这个村子里的人,就是民中的民,他们都是元末义军领袖张士诚的部属。张士诚在元末群雄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好人,他不险,能容人,他开垦荒地、兴修水利、减免赋税,江浙一带的普通百姓】子文人乃至豪门巨贾全都支持他。

  正因如此,张士诚与朱元璋战失利后困守孤城,尽管城中粮尽,一只老鼠都能卖出百余文的高价,皮靴马鞍等都被人煮食充饥了,可城中百姓仍愿与他同生共死。一座孤城,历时十月,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军民一心,全力死守,给朱元璋的军队造成了重大损失。是以朱元璋破城之后,愤而将城中军民尽皆贬成了民。

  民不许读书识字,不许务农做工,自然也就不能出仕做官,更可怕的是,就算是改朝换代,民的身份也不会改变,从古到今,每一位开国皇帝坐了天下,都不会赦免前朝遗留下来的民,因为他们已经脏了。

  只有在这样的地方,在这个社会最底层百姓的聚居群落当中,才没有人去追问夏浔的身份来历,没有人去计较他有没有路引户证。可他不想过如此低的生活,民们可以从事最卑的工作,他连身份都没有,就算是做最卑的工作都得偷偷摸摸。没有路引户证,他哪里都去不了,客栈不允许他入住、民居不向他借宿,商贾不收他做伙计,匠人不收他做学徒…,唯一的出路只有做乞丐或者做盗贼。

  还有第三条路吗?

  本来是没有的。

  但是夏浔想到了…

  P:求推荐票支持!

  明天开始改在白天更新,免得深更半夜的折腾大家,拱手~~!
上一章   锦衣夜行   下一章 ( → )
羽灵夜行三国之吕布新超自然科技强危险特工终生制职业鸣镝三国之天下霸特工008大宋八百年状元风流
平板电子书网为您提供月关精心创作的架空小说《锦衣夜行》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003章妍若春花人如草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最新好看的小说,看更多类似锦衣夜行的小说就到平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