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舞纪4·葬雪》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二十九章恨血千年土中碧在线阅读。
平板小说网
平板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天才狂妃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平板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天舞纪4·葬雪  作者:步非烟 书号:40742  时间:2017-9-17  字数:7294 
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恨血千年土中碧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公主褪下华装。

  她静静地看着玉座。那是她的位置,但又不是。

  如果不是,她为何坐在上面?王城臣民,为何对她欢呼、热泪盈眶?如果是,为何她坐上去之后,便再没有笑过?

  龙皇已经很久没出现过了。

  她轻轻将那袭华丽的裙装放在玉座上。那是精美的、所有的公主都羡的华裳,跟温润的玉座恰好相配。不配的,只是她而已。

  只是她而已啊。她冷笑。

  她身上,穿着的,是那袭雪的衣裳,随着她的心情会变化的雪裳。那是雪妖的本分,是她应该穿的衣裳。

  她最后看了玉座一眼,心中忽然有一丝惆怅。

  她若离开了,那个苍蓝魔王,该怎么想?

  他不惜神形俱灭也要守护的爱情,会怎样?

  会全部都碎了么?

  她嘴角缓缓挑起一丝冷笑,尖锐的快意刺痛了心灵。她转头,狂奔而出。

  苏犹怜忽然停住,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一抹苍蓝色横亘在她面前。

  蓝色的魔王,深蹙着眉,站在她面前。

  “你要走?”他平静地问着。

  苏犹怜紧紧咬着嘴

  终于愿意出现了么?他觉察到自己的爱情将破灭了么?

  她的心在轻轻地冷笑着。

  但她的脸上,却出了丽无比的笑容。身上那袭雪裳,变得无比夺目、辉煌,比公主裙还要华美。

  “是的,我要走了。因为我找到了我的郎君。”

  是的,郎君,这个词,她很久没有称呼了。

  她心中升起了一丝酸楚。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石星御,也对不起李玄。

  她对自己忽然厌恶了起来,因为她的爱情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纯洁、忠诚。

  毕竟,她曾那么沉醉于王者的爱,希冀接过命运错误的馈赠,投身于别人的传奇。直到现在,那颗动摇过的心,还在轻轻搐。

  不过还好,总算是要陪李玄一起死去了。

  她死去之后,曾有的、或者现在仍还有的彷徨,都不过是一段记忆的渣滓,很快会从这个世界消失。

  她静静地抬头,看着那蓝色的魔王

  ——那时,你会悲伤么?

  为谁悲伤?

  雪妖脸上的笑容如此丽,就像是一朵开刺的玫瑰。

  郎君?

  苍蓝色的人影颤抖了一下。

  那眸子是那么悠远,可以包涵整个世界,却无法包住一份爱情。

  他是君临天下的王者,但爱情却不是他的臣民。

  他淡淡道:“如果我能救活他…”

  苏犹怜的心骤然收缩了一下。

  “你说什么?”她急促地跨上一步,几乎与魔王紧紧贴在一起。

  ——这就是爱的热切么?

  魔王看着她的眸子,心中无限紊乱。

  他轻轻合上双眼,短暂地沉默了一下。

  他在回想她乘着白色九翼,与他一起飞翔在天地间的景况。多少年,她一直追随着他,承受着他剑一般的尖锐。

  回想他辜负了她一幕幕。

  于今,轮到她伤他了。

  如果,这样能补偿她受过的痛,他心甘情愿地承受。

  如果,这苦涩是爱情的滋味,那他宁可用自己的一生去细细体味。

  但不能放手。

  哪怕她身上只有万分之一的九灵儿的魂魄,他也绝不放弃。

  哪怕这灵魂如此孱弱、弱到完全无法感知,他也要将她留在身边,永远保护她。

  宁愿用最大的虔诚去守候最微茫的希望,宁愿承受心底一次次剧痛。

  决不放手。

  他睁开眼睛,深深凝视着她:“我可以救他,但有个条件…”

  “嫁给我。”

  “我要你回到天之峰后,做我的皇后,从此再不离开一步。”

  他凝视着她,一点点看着她热切的眸子骤然变冷。

  他的心也在沉沦。

  灵儿,你不爱我了么?

  雪妖的心,忽然变得冰冷。

  ——我是什么?

  雪天锋下,你不是说过,绝不与人换么?

  又为何要换我?

  你不是王者么?为什么不掠夺我走?却拿着我换来换去?

  就因为我不是九灵儿?

  就这么轻我?

  苏犹怜忽然笑了。

  那是娇媚万分,丽夺人的笑。她轻轻展颜,带着九灵儿的妖娆,再度走到他面前。

  前尘幻影,一齐走到他面前。

  蓝色的魔王忍不住闭上眼睛,那颗百劫不坏的心竟不敢承受这一刻的痴

  灵儿…

  他的身体突然一颤,一个甜美无比的吻,轻轻点在他的上。

  像是早晨的清,又像是缱绻三生的梦。

  了无痕。

  她带着与九灵儿一般无二的微笑,轻柔地偎依着他,一字字问:

  “爱我么?”

  “爱灵儿么?”

  蓝色的魔王无法回答。

  ——如何能不爱?那是我生命的寄托啊。

  她蓦然推开他,声调已冰冷。

  “给我解药,我答应你!”

  三生之梦,倏然破碎。

  魔王错愕地张开眼睛,只看到雪妖那寂静苍白的脸,带着残刻,带着伤人的笑意,静静凝视着他。

  每一秒,都是一场凌迟。

  但他没有再说什么,缓缓伸出了手腕。

  一道伤痕,凭空在他的腕上出现,血,滴了下来。

  一只冰玉之瓶接住了潺潺之血。那是龙皇的鲜血,是他修行了这么多年所凝成的华。每一滴,都与他的威严息息相关。

  玉瓶渐渐盛,魔王的脸色也不有些苍白。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将那只玉瓶轻轻到了她手中。

  然后,他走到玉座前,静静地坐了下来。

  他捧起那件美丽的华裳,似乎在等待她归来,由他亲手穿上。

  此后,他们信守各自的诺言,永不分离。

  永不分离。

  苏犹怜握住那只玉瓶,紧紧握住。

  她脸上绽开了笑,甜美的笑容,向着魔王浅浅一躬,走出了圣殿。

  她具备着一切礼仪,一切温婉。她像个公主一样优雅。

  在离开的时候,她冷冷地想:

  我答应你的换。

  可如果你发现我的背板,你会怎样?

  会杀了我么?

  你会杀了我,杀了你的灵儿么?

  她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奔出龙皇圣殿。

  万丈深谷中的雪,已经停止了。雪暴形成的寒冷,仍沉沉浸渍着这个被遗弃的峡谷,却已寂静。

  寂静得让人感到压抑,宛如死亡。

  再回到深谷中,她并没有费太多力气去找寻水晶棺。

  那具棺木,就躺在深谷的正中间,雪堆成了一个高堆,将它烘托得特别显眼。

  是龙皇做的么?

  苏犹怜刺耳地冷笑了一声,紧紧抓着玉瓶,跪倒在棺前。她双瞳睁得特别大,不顾雪光刺眼,直直地看着在棺中静静睡着的李玄。

  这曾是她的爱情。

  以后也会是她的爱情。

  因为,她已亲手将另一份爱情埋葬了。

  她搐一般顿了顿,将他抱出了棺中。轻轻拔掉玉瓶的子,让那猩红的血,滴进李玄的口中。

  一滴滴,粘稠而浓重。

  终于,她在僵硬中感到一丝暖意,李玄的身子动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

  苏犹怜将脸埋进他的怀中,挡住了所有的表情。就像是所有未经世事的女子,躺在情人的怀抱里,感受他的体温,他的气息。

  但这中间,却经过了多少沧桑。

  她能感到,李玄吃力地抬起胳膊来,抚摸着她的头发。

  就像是以前那样,在终南后山的桃花林中,她没有穿上公主的华裳,他也没有躺在水晶棺中。

  如果没有这一切,她还会爱着他么?

  她不住哭了起来。

  这一刻,她原谅了他所有的错误。如果再来一次,她会加倍爱他,不让他有任何犯错误的机会。她会好好爱他,让他做完七重考验,让他做一个获得了完美爱情的勇士。

  那会是多么美的结局啊…可惜,已没有机会了。

  她已经答应了苍蓝的魔王,留在他身旁。那一刻,是她亲手为自己与李玄的爱情写下了结局。无论多么美好,都注定要两手空空。

  这一刻,两人紧紧拥抱着,两颗心似乎融为了一体。

  这一刻,他们都真诚无比,似乎被冰雪照得透亮。

  可是,没有机会了…没有机会了呀!

  他已经复活,她就要回到那座山峰上,去做那个人的皇后。

  即使心跟着这个无赖的少年,身也要留给那个冷酷的王者,至死不渝。

  是的,至死不渝。

  她猛然想起什么,急忙将玉瓶再度凑到李玄边。玉瓶中的血还剩下大半,李玄若不喝完,又怎能完全康复?

  李玄紧紧闭着嘴,拒绝再饮进哪怕一滴。

  苏犹怜柔声道:“喝下去,你就会好起来的。”

  李玄突然用力,抓紧她的手臂。他的舌仍在僵硬着,几乎是挣扎一般吐出一串断断续续的字:

  “带我…去…雪原…”

  苏犹怜呆呆地看着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就…这样…去…雪原…我…就…无法…离开…了…”

  她猛然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是那么闹哄哄的人,没有一刻安静。他的世界,就该在这万丈红尘中,搅得飞狗跳,一刻都不得安宁。他,注定要多姿多彩,在万众瞩目中度过一生。

  寂寞会杀死像他这样的人,他,不是雪原所能困住的人。

  正是由于痛彻心扉地认识到这点,苏犹怜才会置性命于不顾,执着阵图,走入了大魔国。那些心酸与猜忌,也由此而生。

  但这一刻,她忽然明白,李玄为什么选择死亡。

  那不是死亡,那是他一个人的荒原。他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没有她的世界,就是荒原,他宁愿死去。

  死,就是他一个人的荒原,他静静地呆在里面,盖上水晶盖子,等着她。

  他是在告诉她,他可以的。

  为了爱情,他可以忍受寂寞。如果不能忍受,就让他的身体无法走开。所以,他不愿康复,他宁愿躺在水晶棺中,永远被关在荒原中。

  那样,他就不会背叛。

  无论那里多么荒凉,寂寞,有多少雪、多少寂静,他就都能够忍受了。他走入了,便不会再出来。他与她,将厮守在里面,永远、永远。

  他僵硬的手臂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第一次,目光是那么坚定,不再无赖。

  苏犹怜抱住他,大声地哭了起来。

  那是多么、多么美好的事啊,可惜,她不能、她真的不能啊。

  她与他的世界里,已没有了两个人的荒原,永远有一抹苍蓝色,笼罩着他们,无论躲到哪里、多么隐蔽,都无法摆

  她用力,想推开李玄。但李玄紧紧搂住了她,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

  “别离开我,好么?”他哀求。像个无助的孩子。

  这一刻,苏犹怜觉得心都碎了。他们无法摆那抹苍蓝啊。

  李玄笑了笑,轻轻抬手,将玉瓶夺了过去,一饮而尽。

  慢慢地,他的身体恢复了生机。他跃起,双手坚定地将苏犹怜拉起。

  “我是个没有什么用的人…”

  “不会武功,没有法术,也不爱学习,我自己也知道我一无是处,所以从来不敢承担什么责任…”

  “但这次,我要救你,我要救你出去!”

  “跟我走!”

  他坚定地拉着苏犹怜,大踏步向谷外走去。

  积雪被他踢起,他的身形,显得那么剽悍。一股无法阻挡的热力,随着他坚实的步伐散发出去,让苏犹怜泪眼朦胧,情不自

  ——这才是爱情。

  要死就死到一块去,一起死!

  苏犹怜泪眼朦胧地笑了,她执着李玄的手,跟他一起大踏步走出去。

  一起走到天南地北、海角天涯!

  这一刻,她不再管什么龙皇,不再理那个天许诺。

  她也不想将李玄关到雪原中去,一辈子守着他。

  她只想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走到天涯海角也无妨!

  就算世界劫灭,也绝不松手!

  两人一直向南走去,穿过重重雪原,一直向南。

  没有人阻拦他们,这个国家,像是突然变空了。李玄一手提着定远刀,一手挽着苏犹怜,脸都是倔强。

  他要保护她,像个男人一样保护她!

  他要带着她去,走过千山万水,让他们的爱情光明正大地行走在这个世间!

  为什么不可以?

  遥远的兴安岭的顶峰,就在他们面前。蓝色白色的边界,马上就要到了。跨过这道边境,他们或许就会永远自由。

  雪慢慢地下着,有的是蓝的,有的是白的。

  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苏犹怜的身形骤然停住,一声惊呼哽咽在她喉间,让她身躯僵硬,无法再动弹分毫。

  苍蓝之发,随着风吹成一道瀑,寂寂地在边境的最远处,绽开。

  那抹苍蓝的影子,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威严,连天地都不能遮蔽。

  他淡淡站在那里,却封住了两人所有的去路。

  没有海角天涯,这里就是他们的终结。

  李玄咆哮了一声,握着刀大踏步向前。他不再畏惧,无论什么人挡在他面前,他都要将之一刀斩灭!

  定远侯的血,在他心底慢慢复苏。他本就是为了爱情,不惜黄沙溅血的人啊!

  苏犹怜死死地拉住了他,手指几乎陷入了他的血

  苍蓝的魔王慢慢抬头,目光向这边凝视过来。

  寂静的冰原上,宛如雷霆落下,天地也不瑟瑟颤抖。

  魔王的目光,足以杀死这两个人。

  李玄傲然狂笑:“来,杀了我!我不怕你!”

  苏犹怜死死拉住他,魔王默默无言。

  这个女人,违背了他与她的誓言。

  一开始,她就打算背叛他么?

  魔王的目光中有一抹哀伤,失去挚爱的哀伤。

  灵儿,你不爱我了么?

  苏犹怜的目光逆着苍蓝魔王。

  那是一个女人的决绝,决绝得让人心碎。

  他闭目,竟不忍再看。

  那目光中,有倔强,有伤惨。有他心痛的一切。

  灵儿,你不爱我了么?

  “杀了我吧,放他走。”她挡在李玄身前:

  “你说过,不让任何人伤害我的。那是因为,你要亲自动手么?”

  “如此,出你的剑吧!”

  泪水坠落,融化冰雪。她像是一朵雪花,在众多陨落的雪中盛放着。

  纤弱得令人心悸。

  她挡着他,是的,一百年前,她也是如此挡着被一剑穿心的他。

  她永远不明白,她什么都挡不住。

  “——我不是你爱的那个人,我不是她的影子,我是雪妖,只是一只微小的雪妖啊!”寒风中,苏犹怜痛苦地跪倒在雪地里。

  声音破碎了苍穹。

  “——放过他吧,他不是魔啊!”一百年前,九灵儿痛苦地跪在焦灼的土地上。

  声音破碎了苍穹。

  为了这一声呼唤,他许诺三生之后,不再为魔。

  一百年后,他毕竟还是沦落成魔,为了她。

  一滴泪水自魔王的眼角滑落,随即被风吹干。

  突然,他一扬手,四极逍遥剑化为长龙,向苏犹怜飞去。

  她闭上眼睛。

  无上的剑华,曾让天地辟易,如今,是要穿她的心么?

  她轻轻叹息了一声,等待迟来的解

  鲜血迸散的声音,并没有响起。

  苏犹怜睁开双眼,剑光静立在她面前,如此温柔,如此宁静,不带半点杀机。

  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做什么。

  四极逍遥剑慢慢地变化着,化成一只小小的龙坠,用细细的蓝链穿着,戴在了她脖颈上。柔和的暖意自龙坠上发出,守护着她。

  如此温暖,如此强大。

  苏犹怜跪在雪中,呆呆看着他。

  苍蓝魔王转身,走入风雪中。

  雪,迅速将他的背影淹没。

  “不。”

  “你永远是我的九灵儿。”
上一章   天舞纪4·葬雪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天舞纪3·魅天舞纪2·龙天舞纪之摩云华音阁十二月华音流韶外传华音流韶·梵华音流韶·雪天剑伦(华音曼荼罗(华音海之妖(华音
平板电子书网为您提供步非烟精心创作的武侠小说《天舞纪4·葬雪》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二十九章恨血千年土中碧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最新好看的小说,看更多类似天舞纪4·葬雪的小说就到平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