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霜华》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月影霜华44-45在线阅读。
平板小说网
平板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天才狂妃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平板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月影霜华  作者:小强 书号:43816  时间:2017-11-14  字数:9471 
上一章   (月影霜华)(44-45)    下一章 ( → )
  2015年/3月/

  是否本站首发(是)

  第四十四章

  月儿一路催马进了城,心里像是被油煎一样。母亲为了救自己,将自己作为人质,琼玉门的人都是贼,只怕此刻母亲已经被他们祸害了。想到母亲被那贼施暴的场景,她一颗心几乎都要碎了,眼泪止不住的下来,一路上撞翻了不知多少东西,马匹刚到府门口立刻跳下来,险些崴了脚,一下子推开上来的下人,向着府里跑去,一路叫着:“姑姑!姑姑快去救娘亲!”

  韩诗韵听到月儿带着哭声的叫喊,急忙出来道:“月儿,出什么事了?嫂子怎么了?”

  月儿哭着将事情说了一遍,还没听完,韩诗韵已经柳眉倒竖,面上罩了一层寒冰,回身取过剑,翻身上马,向着城外冲去。

  冲出去没多远,正好李天麟从一家店铺中出来,眼看韩诗韵打马如飞,叫道:“姑姑,出什么事了?”

  韩诗韵道:“嫂子出事了,你跟我来!”并不勒住马缰,身子一俯,抓住李天麟的胳膊,一下子把他拉上马背。马匹四蹄扬起,稀溜溜直叫,惊得路上行人纷纷让路。

  李天麟在后面抱着韩诗韵的,问道:“师娘出什么事了?”

  “她去天宁寺进香,被琼玉门的人抓住了。”

  李天麟脑子里轰的一声,眼前一黑。玉蝴蝶、毒尾蜂、穿花蝶都是琼玉门的人,可想而知这是怎样一个门派,师娘貌美如花,落在这些人手中会是怎样下场?

  “师娘怎么想起去天宁寺进香?”

  “她坏了你的孩子!”

  “什么?”

  两人共乘一匹马,恨不得马匹飞起来,用了没有多长时间便奔出城去,眼看韩府马车停在路边,张伯站在旁边抹眼泪。李天麟急道:“张伯,师娘哪里去了?”

  张伯一指前面树林,道:“他们劫持夫人进去树林了。”

  韩诗韵一勒缰绳,马匹前蹄扬起,调转了方向,向着树林奔去。

  不一会儿功夫到了树林外,两人下马。韩诗韵拔剑在手,从间拔出一把匕首递给李天麟道:“注意些,树林中恐怕有埋伏。这些贼手段狠毒,手下不可留情。”

  两人小心翼翼向前走,一路上倒是没有遇上埋伏。走进树林深处一片开阔地,只见一名老者背着手傲然站立,气度不凡。

  韩诗韵长剑一指,问道:“你是什么人?嫂子在何处?”

  赵守卓冷冷道:“老夫赵守卓。你是韩诗韵?”

  “是。”

  “赵恒传是被你杀的?”

  韩诗韵柳眉一扬,喝道:“无贼,人人得而诛之。我嫂子在哪里?”

  赵守卓道:“杀了你,自然会将她放回来。”

  韩诗韵心中焦躁,对李天麟小声道:“你去寻找嫂子下落,我对付此人。”

  李天麟点点头,持着匕首从旁边绕过去。赵守卓冷冷的看着两人分开,并不阻拦。

  韩诗韵稳了稳心神,道:“你也姓赵,赵恒传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的儿子。”赵守卓说话很慢,但每一个字吐出来都仿佛千斤巨石砸在地上,带着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道:“恒传走错了路,该杀,但却只能是我动手,不管他做错了什么,终究是赵家血脉。你杀了他,我便要杀了你给他报仇。”

  眼看赵守卓态度横蛮,韩诗韵自然放弃了讲道理的念头,心中又挂念嫂子安危,当下不再犹豫,剑光一闪,出手便是三十三路快剑,剑势如疾风暴雨,招招夺人性命。

  赵守卓冷哼一声,并不将韩诗韵放在眼中,双掌摆了个势,空手入剑光中,手指抓、钩、弹,拿,宝剑虽然锋利,却无法伤到那两只手掌。随着掌力展开,掌心中隐隐透出一股力,韩诗韵的剑招不自觉得被带偏,竟然被一对得处于下风。

  韩诗韵心知遇上了平生最大的对手,当下只得静心宁神,脚下施展轻功,围着赵守卓越奔越快,剑光闪动,寻找着他的破绽,等到功力提升到了极致,只见场中一道白影来回转,剑光如毒蛇吐信,频频发起进攻。

  赵守卓眉头扬了扬,不屑的哼了一声。索站定身形,不去跟着韩诗韵转动,双掌出招反而愈慢,只是每出一招,手掌在方寸间挪动,竟然发出丝丝啸声,地上枯草落叶卷起,四处飞扬,内力之强远非常人能想象。而且这掌力相辅相成,一股力道向外推,一股力道向里拉,韩诗韵的出招大受影响,好几次险些被掌风伤到。两人一个占了身法迅捷的优势,一个内力雄厚,一时间难分高下。

  李天麟潜入树林深处,四下寻了一圈,突然眼见前面出一片淡紫衣衫,当下心中一喜,悄然走了过去。

  那壮汉正守着苏凝霜,听着不远处掌风呼啸,心中得意,依他看来,师父的武功盖世,岂是一个黄丫头能够抗衡的,只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师父毙于掌下。

  心神一松,目光扫过苏凝霜的娇躯,不由得漾。只见面前这美妇人身穿一身紫罩衣,秀发高高挽起云鬓,珠钗闪动,雍容华贵,脸上肌肤白皙柔滑,凝脂一般毫无瑕疵,眉目间风情万种,蜂不容一握,偏偏峰高耸,几乎要撑开口的衣衫。听说她已经是三十多岁妇人,看上去却只有二十五六岁,远远比青涩少女更加人。

  心一起,壮汉只觉得口干舌燥,一股热气涌上来,下的事物都不自觉的立起来,涨的难受,下意识的,眼光闪烁不定。

  苏凝霜心中一惊,如何看不出此人对自己起了心?当下强忍心中慌乱,平静道:“这位先生,还未请教你的名姓,不知您与赵守卓前辈如何称呼?”

  壮汉笑道:“我名叫邓和凡,是赵师的弟子。”

  苏凝霜道:“我观赵前辈威仪赫赫,不同于凡俗。邓先生是他的得意弟子,想必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小妇人虽然不会武功,却颇为仰慕各位武林前辈行侠仗义的风采。”她先前看到赵守卓打了邓和凡一巴掌,故意提起他,正是想让他心中生出畏惧,不敢违抗赵守卓命令对自己不利。

  谁知道邓和凡心一起,胆子也大了起来,笑道:“夫人休要用这话挤兑我,邓某可不是什么侠义之士。今师父出手,你那小姑定然无法活下来。我看你容貌端庄秀丽,如果死在师父手中实在可惜。在下一向见不得这般惨事,不若你好好侍奉我一番,我便在师父面前求情,饶过你一条性命,不知夫人意下如何?”

  苏凝霜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道:“你敢轻薄与我,就不怕赵前辈怪罪?”

  邓和凡哈哈一笑,道:“不论怎么说,我也是他的徒弟,你我生米煮成饭,只要我事后向师父诚心认个错,最多挨一顿骂,能跟夫人这般美人爱一场,哪怕是被打断骨头都值得。”说着话又向前走了几步。

  苏凝霜心中顿时慌乱,转身要跑,邓和凡已经追上来,一把扯住她的胳膊,伸出舌头在她颈上笑道:“好美人,陪俺好好快活快活吧。”

  苏凝霜花容失,奋力挣扎,玉足在邓和凡脚上狠狠踩了一下,只是邓和凡筋骨强健,这一下只当是瘙,呵呵大笑几声,手抓住苏凝霜的衣服,衣衫刺啦一声撕破,出里面贴身里衣,雪白的玉臂出来,里衣中红色肚兜隐隐可见。

  邓和凡眼看这般场景,更是心如狂,一把将苏凝霜抱住,笑道:“美人,先让我好好快活一番。我向师父求个情,饶你性命,将你留在身边,你我做一对夫。”说着张口向着她脸上亲上去。

  苏凝霜奋力挣扎,脸上被他嘴稍稍碰了一下便恶心的要吐。她虽然不会武功,毕竟夫君是武林中人,学了几招防身手段,膝盖一抬,狠狠顶在他间。

  这一下邓和凡一时不慎,要害上受到重创,疼得丝丝气,登时大怒,一巴掌扇在苏凝霜脸上,登时得苏凝霜脸上红了一片,骂道:“臭娘们儿,给脸不要脸。”一把将苏凝霜按在地上,刺啦一下将里衣连同肚兜都扯开,一对登时呈现在面前。

  邓和凡两眼发直,笑骂道:“的,这般大,今天老邓可是享了福了。”一只手将苏凝霜按在地上,空出手解开自己的带,一条黑乎乎的具高举着抵到苏凝霜间,隔着衣裙便摩擦起来。

  苏凝霜后背被他的手紧紧按住,一对雪白玉都埋进地上的枯草落叶中,被其中的木刺扎得一阵阵发痛,她奋力挣扎,可一个弱小女子怎能抗衡这恶人的力气,只觉得间一凉,自己的衣裙被邓和凡扯下去,一个硕的东西抵在户外面,知道自己贞洁不保,登时下泪来,心中凄然道:天麟,霜儿对不住你。

  邓和凡火高涨,正要夺了这美妇人的贞,忽然听到身后有声响,想也不想的急忙向旁边一滚,一柄匕首贴着后背划过去,在间拉出一尺多长的口子。

  苏凝霜抬眼望去,立刻惊喜道:“天麟?”

  李天麟挡在苏凝霜前面,一眨不眨地盯着邓和凡,道:“师娘,别怕,有我保护你。”他眼看师娘身体赤,雪白的口沾枯草落叶,早已把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恨不得将面前这人千刀万剐。又想到师娘只差一点便被此人污,心中一阵后怕。

  邓和凡抹了一下伤口,疼得直咧嘴,赶紧把带紧上,眼看面前这坏了自己好事的人,心中大怒,骂道:“小子,竟然敢来坏了大爷的好事?”挥掌冲冲上来。

  李天麟毫不避让举起匕首上去,两人斗在一起。若论武功,邓和凡其实远在李天麟之上,只是他刚刚受了伤,血不止,举手投足间后背一阵阵疼痛,行动有些不便,而且李天麟手中有匕首,他却是空手,再则李天麟这些日子已经读《太玄玉诀》,对琼玉门武功颇多了解,知己知彼,诸多因素夹在一起,反而在数招之后占了上风。

  时间一久,邓和凡伤口血更多,疼得呲牙咧嘴,心中想着:这小子怎么如此难?心中急躁,出招不免有些急迫。

  李天麟本来已经对琼玉门武功颇多了解,此次与邓和凡手数招,印证之下更加多了几分熟悉。眼看邓和凡一掌打过来,知道他下一招是青龙取水,当下头一低,身子一侧,险险避开这一掌,手中匕首一横,挡在前。

  邓和凡心中急躁,出手不假思索,一招青龙取水打出,右掌简直是自己送到匕首刃口上一样,那匕首是韩诗韵防身所用,锋利无比,邓和凡出手力道又足,只听擦的一声,半个手掌都被切下来。

  邓和凡疼痛难忍,胆气早已了,扭头就跑。李天麟恼他对师娘无礼,施展轻功紧跟着,三两步来到他身后,匕首一抬,向着他后心进去。

  邓和凡大叫一声,回手一掌,得李天麟急忙闪开,借着这个机会慌忙逃进树林深处。

  李天麟本来还想追赶,忽然听到苏凝霜叫道:“天麟?”心中一动,恐怕树林中再有琼玉门的人,等自己离开后会对师娘不利,赶紧奔了回来。

  第四十五章

  苏凝霜此刻已经跪坐起来,将扯破的衣服捂在前,眼看着李天麟疾奔过来,心中一痛,眼泪扑簌簌的淌下来,凄声道:“天麟…”

  李天麟急忙俯身将苏凝霜抱住,低声安慰道:“没事了,师娘。没事了。”

  苏凝霜放声痛哭,紧紧抱着李天麟的身子,头埋在他怀中,一边痛哭一边道:“天麟,师娘,师娘没有被那人玷污,还是干净的…”

  李天麟眼看师娘凄婉的神色,心疼得要死,急忙将她抱在怀里,吻着她的面颊,柔声道:“我知道。霜儿没事,不要怕,有我在这里,以后再也不会让人伤害你。”

  苏凝霜着泪放声痛哭,刚刚仿佛是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被李天麟哄了半晌,才渐渐平静下来,擦了擦眼泪,道:“月儿怎样了?没出事吧?”

  李天麟道:“月儿没事。啊,糟糕!”此时才想到韩诗韵还在与强敌手,当下来不及解释,一把将苏凝霜抱在怀中,抱着她向前走,嘴里道:“姑姑在和那个老头手,我们赶快赶过去帮忙。”

  苏凝霜紧紧抱着李天麟的身体,嗯了一声,一刻也不愿与他分开。两人越是靠近,越是听到前面风声呼啸,半空中尘土飞扬,卷着树叶飞得到处都是。李天麟怕师娘受伤,将她放到在一个隐秘处,自己提着匕首赶过去,只见场中两人仍在斗。赵守卓面容肃穆,花白的头发散开,头顶冒着腾腾热气,凝聚不散,浑身衣袍被真气充盈,如同鼓了风的船帆,双掌挥扫拍击,掌风猎猎,如同天神降临一般,哪怕隔得老远都被掌风刮得面颊生疼。

  韩诗韵此时已经近不得赵守卓的身,只能在数丈外游走,身上脸上是汗水,原本雪白的衣衫此时已经变成土黄,脸上罩了一层尘土,被汗水冲出一条条沟。李天麟瞧得明白,她脚下虽然仍然迅捷,却微微颤抖,显然已经是到了极限。几次冒险冲到赵守卓身边,还未出招,便被他的劲力得不得不远远躲开,场面岌岌可危。

  李天麟惊叫一声:“姑姑!”

  韩诗韵扭头一看,顿时心中一急,叫道:“你来做什么?快走。”这一分心,一个躲闪不及,被赵守卓掌风扫到,蹬蹬倒退几步,险些跌倒。

  李天麟顿时心急如焚,闪身上前挡在韩诗韵面前,被赵守卓掌风笼罩连呼吸都困难,当下手中匕首一扬,向着赵守卓掌心刺去。

  赵守卓冷哼一声,手指一弹,便将匕首弹飞,反手便是一掌拍出。李天麟眼看躲闪不及,牙一咬,抱住韩诗韵,后背一,吃了赵守卓一掌,两个人都飞了起来,出去一丈多远,在地上滚了几个滚,只觉得心口发热,险些吐血。

  韩诗韵惊叫道:“天麟,你怎么样?”手中持剑将李天麟护住。

  赵守卓皱眉道:“小子,你是谁,怎么会琼玉门内功?”他是在发掌最后时候才发现这小子身上有本门的内功,急忙将劲道收回大半,否则单这一掌就足以将李天麟打成重伤。

  李天麟闷哼一声,再次挡在韩诗韵面前,道:“我是李天麟。你要杀我姑姑,先要杀了我再说!”

  听到李天麟的名字,赵守卓眉峰立起,咬牙道:“原来是你!杀我儿子也有你一份。好得很,好得很!既然如此,休怪老夫不客气了。”

  韩诗韵惊道:“天麟?!”想要将他推开,只是李天麟牢牢护住自己身前,死也不肯离开,心中一酸,眼泪下来。眼看着赵守卓一掌缓缓拍出,笼罩住身前五尺方圆,两人避无可避,心中暗道:罢了,这一次便与天麟死在一起吧。想到此处心中反而没有了恐惧,反而有些淡淡喜悦。

  赵守卓一掌击出,忽然人影一闪,一个人探手将这一掌接下。赵守卓被震得身子晃了晃,倒退几步,脸色一变,口道:“掌门?”

  只见来人身穿青色道袍,面色枯槁,须发皆白,目光如电,正是琼玉门掌门郭守成。

  郭守成一掌击退赵守卓,脸色凝重,道:“守卓,罢手吧,不要再错下去。”

  赵守卓脸色一寒,道:“掌门,不要拦我。今谁拦我,便是我的死敌。”

  “你那儿子多行不义,女,自招祸端,怨不得别人。守卓,赶紧跟我回去,你我师兄弟一场,不要闹到不可收拾。”

  赵守卓眼眶都要瞪裂,愤然道:“掌门,你这话说的轻巧。可你忘了,不管恒传再怎么罪恶滔天,他也是我的儿子!当年你逐他出师门,我无话可说,可说如今他惨遭横死,难道你还要我忍下这口气?守卓老早亡,只有这么一条血脉,却生生断送,此仇不报,我死不瞑目!”

  “那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郭守成须眉皆炸,怒道:“凭他这些年做的事,如果不是看在你的面上,我早就出手杀了他!你还有脸给他报仇?你知不知道,自从他贼的身份被查出来,天下有多少眼睛盯着咱们琼玉门?祖师爷呕心沥血传下道统,名声全毁在他身上!”

  “原来如此。”赵守卓低头叹了口气,重新抬头时目光变得十分冷厉:“掌门顾忌的是本门的名声。既然如此,守卓今退出琼玉门,再也不与琼玉门有任何瓜葛。师兄,此事是我与韩诗韵私人恩怨,你不要再阻拦我。”

  “你?!”郭守成须眉倒竖,道:“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说得出口?看我把你擒住,跪到祖师爷灵位前谢罪!”说着话手掌一翻,向着赵守卓攻过去。

  赵守卓举掌相,双掌相轰然作响,仿佛空气中都闪出一道波纹,四周的树木如同被飓风扫过一样,断枝枯叶簌簌落下。

  两人都是内功湛,彼此间不知切磋了多少回,此时却翻脸成仇,掌风猎猎,再不容情。

  韩诗韵不顾这两人争斗,扶着李天麟到一边,李天麟了口气,关切道:“姑姑,你没事吧。”

  韩诗韵道:“没事。天麟,你伤的重不重?”想到刚才他奋不顾身的保护自己,心中欢喜,眼泪下来,忽然控制不住心境,在他上重重亲了一下,道:“天麟,我好高兴。”

  正说着,只听外面马蹄声响,月儿的声音传进来:“娘亲,师兄,姑姑,你们在哪?”

  韩诗韵喊道:“我们在这里。”

  月儿跌跌撞撞的跑进来,衣服上是尘土,脸蛋上被汗水冲出黑一道黄一道,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看到韩诗韵和李天麟,心中一喜,问道:“师兄,姑姑,你们没事?娘亲呢?”

  正说着,只见苏凝霜从大树后面出来。月儿啊的叫了一声,扑到母亲怀里,放声痛哭,反而是苏凝霜开始安慰起她来。

  正在此时,只听一声怒吼,郭守成一掌拍在赵守卓口,赵守卓飞出一丈多远,出一口血来,恨恨的看了韩诗韵四人一眼,身形一晃,冲入林中。

  郭守成目光闪动,抬了抬脚,终于没有追下去,沉片刻,回头走到四人面前,稽首道:“四位施主受惊了。贫道琼玉门掌门郭守成,这厢有礼了。”

  月儿啊的叫了一声,颤声道:“你,你是琼玉门的人?是那大贼的同伙?”

  郭守成苦笑道:“小姑娘误会了。赵恒传是本门弃徒,二十年前犯了戒,被废了武功逐出本门。本来想着他能够痛改前非,谁知他为了恢复武功不择手段,最后犯下滔天罪行。如今被韩女侠所杀,也算是罪有应得。”

  韩诗韵冷冷道:“郭掌门说得轻巧,几句话便将琼玉门摘了出去。那今天赵守卓来找我寻仇又怎么说?”

  郭守成再次苦笑,不论如何,玉蝴蝶终究出自琼玉门,这份关系再怎么辩解也无法消除。而赵守卓这次又为了给儿子报仇向韩诗韵出手,并且用出了劫持人质的卑劣手段,实在是让自己有心辩解都没有机会。最后老脸一红,只好躬身一礼道:“琼玉门这次对不起韩女侠和韩夫人,贫道无话可说,只能厚着脸皮请求原谅。我向众位保证,从今起,包括赵守卓在内再没有琼玉门的人来打扰各位。”

  韩诗韵哼了一声,低头不语。郭守成是一门之主,论年纪都快八十岁了,如此低声下气的赔礼道歉,已经给足了面子,倒不好再揪住不放。

  月儿却不管这些,气呼呼道:“你们琼玉门做了这么多坏事,还劫持了我娘亲,难道就这么算了?”

  郭守成尴尬难耐,从怀中掏出一个木牌,双手递给韩诗韵道:“这是本门客卿令牌。以后不论何事,只要韩女侠持此令牌到琼玉门,本派弟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眼看月儿气鼓鼓的还是不,郭守成叹息一声,咬了咬牙,对李天麟道:“小友可是学了《太玄玉诀》中的武功?赵恒传身上的那份是他父亲给他的,不是全本,习到深处,恐怕有些不便。”

  事关李天麟,三女立时急了。月儿慌忙问:“有什么不便?”

  “本派内功讲究调和,而《太玄玉诀》残卷中记载的内功只有纯路数,练得越深,气越盛,最后不调,稍有不慎便容易走火入魔。解决的办法有两种,或者补全《太玄玉诀》,或者走采的路子。赵恒传几人便是因用了后面的法子,干起了采的勾当。”郭守成说着,看了看四人,忽然笑道:“是贫道多虑了,李小友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月儿心中单纯,还不解其意,苏凝霜却是脸上腾地红了,心中一边因为这老道眼光毒辣看出了几人之间关系而惶恐,一边又暗骂这老道老不正经。而韩诗韵却急忙问道:“不知郭掌门可否将《太玄玉诀》全本赐下?”采的路子毕竟不是正路,她唯恐李天麟后面出什么岔子。

  郭守成笑道:“韩女侠当知,任何一派的内功心法都不可能轻易交给他人,即使是本门弟子若不是亲传都不可得传。”

  韩诗韵脸色一黯,道:“是晚辈失言了。”内功心法是一门一派的根本,哪怕与琼玉门所做之事如何对李天麟不住,也不可能将内功心法传授,甚至不将他已经学到的武功追回已经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郭守成却哈哈笑道:“贫道与李小友一见如故,结个善缘倒也未尝不可。”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册书卷,双手递到李天麟手中,郑重道:“李小友,此内功心法贫道暂借给你,只是还请你小心保管,三月后归还。而且不可再将其中内容透给其他人,切记切记。”

  不知李天麟,连韩诗韵都有些发呆,不明白郭守成为何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如此重要的事物借给李天麟。

  韩诗韵道:“郭道长?”郭守成微微一笑,袍袖一抖,向四人稽首,道:“此间事了,贫道去也。”大袖飘飘,不一会儿便走得不见了踪影。

  月儿心思最是单纯,眼看老道走了,喜道:“这下好了,师兄再也不用担心练功走火入魔了。”

  李天麟却是识得其中利害,这本秘籍可是烫手的山芋,扭头探寻的目光看了看韩诗韵。

  韩诗韵心中狐疑,也不方便胡乱猜测,便道:“既然是郭掌门给你的,终究不是坏事,你照着练便是了。”

  四人一起出了树林,寻到张伯,一起回城里去。

  赵守卓从郭守成手下逃脱,一路跑了五六里地,才停下脚步气,只觉得口发闷,心中暗道:“看来掌门还是给我留了情,否则这一掌便要了我半条命。只是杀子之仇不可不报。等到掌门走了我再回来寻韩诗韵报仇不迟。”

  本来还想着找到自己的徒弟邓和凡,等了半天不见他跟上来,心中想道:“这小子一向猾,一定是看事情不对自己逃走了。罢了,只当没有这个徒弟。”正想着,只见前面缓步走来一人,身材魁梧,浓眉重眼,身穿四品绯公服,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股无形煞气。脸上笑容和煦,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两只眼睛却透出一股寒意,给人不协调的感觉。

  赵守卓脸色一变,冷道:“四大神捕之一的笑面阎罗冷光?可是在等我不成?”

  冷光脸上笑容越发柔和,慢条斯理的道:“顺路而已。老祖宗让我到玉州看一个小子,却遇上了赵先生这档子事。说不得,在下只得出手管管,谁让你儿子招惹了老祖宗的心头?他人虽然死了,帐却消不得。老祖宗却最是护短,一定要了结后患。赵先生,你若识相,乖乖束手就擒,免得麻烦。”

  赵守卓双掌一摆:“哼,这还要看冷神捕有没有擒下赵某的本事了。”

  “何苦呢?”冷光脸上笑得更加灿烂,眼神却变得如同寒冰一般,叹道:“为何所有人都这么不停劝告?徒弟如此,师父也是如此,要我费一番手脚。”说着手一挥,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飞过来,落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子。。
上一章   月影霜华   下一章 ( → )
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慾凄忧思引狼入室之收
平板电子书网为您提供小强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月影霜华》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月影霜华44-45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最新好看的小说,看更多类似月影霜华的小说就到平板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