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舂/白云道人》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二回玉口神奇术成名痴秀才穷途哭遇在线阅读。
平板小说网
平板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乡村小说 网游小说 仙侠小说 竞技小说 热门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同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推理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总裁小说 穿越小说 灵异小说 综合其它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全本小说
好看小说 小姨多春 窝在山村 狼性村长 月影霜华 盛世嫡妃 庶女有毒 走村媳妇 锦衣夜行 天才狂妃 天才相师 留守少妇 江山美人 亿万老婆
平板小说网 > 经典名著 > 玉楼舂/白云道人  作者:白云道人 书号:48003  时间:2019-1-31  字数:5691 
上一章   第二回 玉口神奇术成名 痴秀才穷途哭遇    下一章 ( → )
  话分两头,且慢说卢杞一段话。今再表一个极奇的术士,也是来谒卞嘉的。

  却说江西建昌府麻姑山,有一个丹霞,相传是个仙迹。离数十步,小桥曲水,有几家隐士山居。内中有一人,姓李名偓,道号虚斋,好山水。

  一,到吉安府永嘉县玉笥山闲步,遇一道者,传授他鉴视气,知寿夭穷通的妙术。归家将此术小试,屡试屡验,求相者拥挤不开。

  一在自家门首,见一人匆匆前过。他一眼溜着,忽然分开众人,如飞赶上,将这人一把拖住。

  那人吃了一惊,李偓不等他开口,把那人拖入门时,拂椅安坐,口称:“太史公何来?”

  那人摇头道:“兄莫错认了,小弟是落难之人,如何尊称为太史公?”

  李偓笑道:“台翁言小子错认,但小子看尊貌,天庭巍耸,月夹垣,年方舞象,便当手拾芹香,观光上国,虽未与鹿鸣之席,亦能食廪饩之粟。如今该第四次观场了,是也不是?若道得是,后面妙境正多。请问高姓大名?”

  那人道:“学生姓欧,名渐,字鸣卿。十三岁入庠补廪,今年二十五岁,先是进场实是三次,先生之言,大约有验。只是说四次现场,学生今岁府里也不曾录遗才,又无盘费去赶,人情恶蠢,馆主人见今年没有科举,不但借贷不肯,连来岁馆亦辞了。昨晚心绪不佳,吃了几杯酒,把学生严课一番,反被主人大怒,连馆童也讥诮许多冷淡言语。我想大丈夫不得志于时,为鼠辈所笑。况年近三旬,尚未有室,适才起个短见,向莲花峰茅庵中去做个头陀消遣。”

  李偓笑道:“台翁之言,不是有志气的念头。据小子细观尊客气,鹎蛇于天乙贵人之上,不过六十偃蹇,便开云雾以见青天。今科秋桂第一枝,非公子不能扳折,此去联捷无疑。今试为台翁卜一先天数,看有甚机会进场。”就把壁上贴的诗稿信手拆一字来,不觉大声道:“怪哉,怪哉,数主东南方有贵人提拔,有奇遇入场,发解无疑。”就吩咐备饭款待欧相公,随伸手去那钱柜内,将平所得之银,尽数取出,恰有十二两之数,双手递与欧生,送为盘费。家人摆出饭来。

  宾主饭罢,李偓道:“试期已迫,今尚可赶行五十里,不敢久留了。”欧渐收了程仪,起身谢别,忙忙前去,行四、五,已到省城。

  那已是夜分时候,一时找不出下处。他心是爱洁净的,又不肯招商宿歇,暗中东走西望。见一古庙,三面墙壁俱倾,隐隐出些灯光来。欧生便捱身进去,推那一扇小门,原不曾关,步将进去。中间是关帝神像,两旁是卧房,东边一小侧厢做厨房,有一老道士在灯下烤火。

  欧生道:“老师长,小生是远来投宿的。”连叫数声,并不答应,但见他点几点头,摇一摇手,又去指一指耳。原来是个聋子。欧生又把投宿的话嚷与他听,告声相扰。也不想吃夜饭,拿着灯照到左边小房里,却有现成草铺。解开被套,倒身便睡。忽梦见两亲走到门前,犹是贫时寒酸光景,凄然可伤。及醒来想起两亲,又想年已及壮,尚未有室,虽承李老盛情,资助盘费来此,计场期已在三之内,未知何由进场。遂遂堕下几点泪来,不觉放声大哭。自二鼓直哭到鸣,方才住口。

  忽惊动了贴壁一位官员。原来这壁是个皇华馆。那官员是个广东州人,姓冯,名之吉,号迪庵,甲辰进土。生平一清如水,又敢作敢为。现蒙钦召掌堂都御史,驰驿进京,连被抚按请酒厌倦,那夜又是一个同年请酒,吃到半夜方回。

  因连劳顿,正要睡,明晨起马。却被欧生哭声,聒得十分不奈烦,眼也未曾合。他平固是盛德长者,却又是极躁暴的子。想是地方官不曾肃静地方,驿丞不小心,致客人酗酒撒泼,心内大怒。天色微明,便写手批,差听事官拿地方、总甲、驿丞等,立要这个夜哭的人到案。

  信票一出,驿丞吓得魂飞魄散,保甲吓得胆战心惊,四面八方沿门捱户,一时查不出来。知县闻知,亲来捕捉。还喜欧生哭声未止,就有人访察出来,就是庙中哭出来的声音。驿丞同八个公差一齐拥入庙门,老道人唬个半死,欧生兀自拥衾呆坐,眼睛尚是红的。

  起先是三、四个人到房内一探,便大喊道:“宪犯在这里了。”

  欧生吃了一惊:“不知为何唤我是个宪犯?”未及开言,忽见一、二十人蜂拥而来,一条锁链套在颈脖上,拖下来。众人替他披衣穿鞋,拿到驿门。此时轰动了南昌一省官员,都来候问。到馆门时,听得冯公便服坐堂,怒容可掬,各官俱不敢传禀,未得相见。

  但见听事官喝道:“拿到犯人解进。”把欧生带到丹墀跪下,众人吆喝如雷。

  冯公把案一拍道:“你是什么人,敢在皇华驻扎之所黑夜号哭,是何道理?”

  欧生禀道:“生员欧渐,是在这里应举的,不知大人光临驿递,有失回避,致于天怒。”

  冯公喝问道:“你既是应举生员,后已是头场了,不去习静养神,却在这里胡啼号,难道哭下一个举人来么?”

  生又禀曰:“生员正为着场事悲伤,更有一天苦况,不堪细诉。”

  冯公道:“也罢,你既是应举的,我如今先考你一考,通不通,我自有说。”

  叫左右写五个题目来,说道:“不须起草,以点香一炷为度,香完就要卷。”

  欧生五题到手,真个不起草稿,不加点,一挥而就。及做完卷,香尚有寸余。冯公接来一看,还只说是先完了一、二篇,及看下去,却是五篇俱完,篇篇如锦心绣口。不失声击节道:“奇才,奇才。”站下位来,忙吩咐讨衣冠皂靴来,更服相见。

  一霎时件件取到,装束如新郎一般。欧生要行廷参礼尊他,冯公却再三不肯,谦让许久,然后行个南北立接见礼,揖罢安坐。欧生谦道:“老大人在上,学生何敢抗礼?”冯公道:“正要请教衷曲,不必回逊。”欧生只得坐下。

  忽见听事官禀道:“门外各官齐来伺候。”冯公道:“且回他下午相见。”

  书房就取白牌一面挂出,上写一应官员俱于下午参谒。这些官员备酒,见挂了此牌,俱回衙去了。

  且说冯公待茶罢,即吩咐备酒。须臾入席,饮了几杯,欧生方把一段情由,及遇李偓并哭泣始末,一一呈诉。冯公笑道:“原来是这个原故,不难,不难,且开怀畅饮,活泼文机。”

  二人直饮到八分酒意,方才撤去酒席。冯公就取牌票出来,亲笔写道:

  建昌府廪生欧渐,宏才巨儒,仰本省学道补名送院。

  写完,遂令知府将此牌谕转达学道,命他补送入闱。知府立刻将此牌呈示学道,造册补送入闱。冯公又取白金百两与欧生,为闱之费。欧生拜谢告辞,冯公送至仪门而别,欧生仍回庙中。只见南昌知县差八名皂快请欧生更寓。八人轮更役,补陈食物,完备,又赠白金五十两为考费。

  及入场后,揭晓之时,果然第一名是欧渐。他也竟不回家,一直进京。来会试,中试二甲第四名,选入翰林院庶吉士。不半年,居然学土之职。所以轰动了江西一省贤愚,都说李握真是半仙,言无不中,因即起他一个道号,称为玉口神,是说他开口灵验的意思。

  一,李偓偶想帝都必有异处,要去遨游一番;欧公又频频寄书来请,遂择起身进京不题。

  未知邵卞嘉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第二回玉口神奇术成名痴秀才穷途哭遇作者:海皇牙话分两头,且慢说卢杞一段话。今再表一个极奇的术士,也是来谒卞嘉的。

  却说江西建昌府麻姑山,有一个丹霞,相传是个仙迹。离数十步,小桥曲水,有几家隐士山居。内中有一人,姓李名偓,道号虚斋,好山水。一,到吉安府永嘉县玉笥山闲步,遇一道者,传授他鉴视气,知寿夭穷通的妙术。

  归家将此术小试,屡试屡验,求相者拥挤不开。

  一在自家门首,见一人匆匆前过。他一眼溜着,忽然分开众人,如飞赶上,将这人一把拖住。那人吃了一惊,李偓不等他开口,把那人拖入门时,拂椅安坐,口称:“太史公何来?”那人摇头道:“兄莫错认了,小弟是落难之人,如何尊称为太史公?”李偓笑道:“台翁言小子错认,但小子看尊貌,天庭巍耸,月夹垣,年方舞象,便当手拾芹香,观光上国,虽未与鹿鸣之席,亦能食廪饩之粟。

  如今该第四次观场了,是也不是?若道得是,后面妙境正多。请问高姓大名?”

  那人道:“学生姓欧,名渐,字鸣卿。十三岁入庠补廪,今年二十五岁,先是进场实是三次,先生之言,大约有验。只是说四次现场,学生今岁府里也不曾录遗才,又无盘费去赶,人情恶蠢,馆主人见今年没有科举,不但借贷不肯,连来岁馆亦辞了。昨晚心绪不佳,吃了几杯酒,把学生严课一番,反被主人大怒,连馆童也讥诮许多冷淡言语。我想大丈夫不得志于时,为鼠辈所笑。况年近三旬,尚未有室,适才起个短见,向莲花峰茅庵中去做个头陀消遣。”

  李偓笑道:“台翁之言,不是有志气的念头。据小子细观尊客气,鹎蛇于天乙贵人之上,不过六十偃蹇,便开云雾以见青天。今科秋桂第一枝,非公子不能扳折,此去联捷无疑。今试为台翁卜一先天数,看有甚机会进场。”就把壁上贴的诗稿信手拆一字来,不觉大声道:“怪哉,怪哉,数主东南方有贵人提拔,有奇遇入场,发解无疑。”就吩咐备饭款待欧相公,随伸手去那钱柜内,将平所得之银,尽数取出,恰有十二两之数,双手递与欧生,送为盘费。家人摆出饭来。宾主饭罢,李偓道:“试期已迫,今尚可赶行五十里,不敢久留了。”

  欧渐收了程仪,起身谢别,忙忙前去,行四、五,已到省城。

  那已是夜分时候,一时找不出下处。他心是爱洁净的,又不肯招商宿歇,暗中东走西望。见一古庙,三面墙壁俱倾,隐隐出些灯光来。欧生便捱身进去,推那一扇小门,原不曾关,步将进去。中间是关帝神像,两旁是卧房,东边一小侧厢做厨房,有一老道士在灯下烤火。欧生道:“老师长,小生是远来投宿的。”

  连叫数声,并不答应,但见他点几点头,摇一摇手,又去指一指耳。原来是个聋子。欧生又把投宿的话嚷与他听,告声相扰。也不想吃夜饭,拿着灯照到左边小房里,却有现成草铺。解开被套,倒身便睡。忽梦见两亲走到门前,犹是贫时寒酸光景,凄然可伤。及醒来想起两亲,又想年已及壮,尚未有室,虽承李老盛情,资助盘费来此,计场期已在三之内,未知何由进场。遂遂堕下几点泪来,不觉放声大哭。自二鼓直哭到鸣,方才住口。

  忽惊动了贴壁一位官员。原来这壁是个皇华馆。那官员是个广东州人,姓冯,名之吉,号迪庵,甲辰进土。生平一清如水,又敢作敢为。现蒙钦召掌堂都御史,驰驿进京,连被抚按请酒厌倦,那夜又是一个同年请酒,吃到半夜方回。

  因连劳顿,正要睡,明晨起马。却被欧生哭声,聒得十分不奈烦,眼也未曾合。他平固是盛德长者,却又是极躁暴的子。想是地方官不曾肃静地方,驿丞不小心,致客人酗酒撒泼,心内大怒。天色微明,便写手批,差听事官拿地方、总甲、驿丞等,立要这个夜哭的人到案。

  信票一出,驿丞吓得魂飞魄散,保甲吓得胆战心惊,四面八方沿门捱户,一时查不出来。知县闻知,亲来捕捉。还喜欧生哭声未止,就有人访察出来,就是庙中哭出来的声音。驿丞同八个公差一齐拥入庙门,老道人唬个半死,欧生兀自拥衾呆坐,眼睛尚是红的。起先是三、四个人到房内一探,便大喊道:“宪犯在这里了。”欧生吃了一惊:“不知为何唤我是个宪犯?”未及开言,忽见一、二十人蜂拥而来,一条锁链套在颈脖上,拖下来。众人替他披衣穿鞋,拿到驿门。

  此时轰动了南昌一省官员,都来候问。到馆门时,听得冯公便服坐堂,怒容可掬,各官俱不敢传禀,未得相见。

  但见听事官喝道:“拿到犯人解进。”把欧生带到丹墀跪下,众人吆喝如雷。

  冯公把案一拍道:“你是什么人,敢在皇华驻扎之所黑夜号哭,是何道理?”欧生禀道:“生员欧渐,是在这里应举的,不知大人光临驿递,有失回避,致于天怒。”

  冯公喝问道:“你既是应举生员,后已是头场了,不去习静养神,却在这里胡啼号,难道哭下一个举人来么?”生又禀曰:“生员正为着场事悲伤,更有一天苦况,不堪细诉。”

  冯公道:“也罢,你既是应举的,我如今先考你一考,通不通,我自有说。”叫左右写五个题目来,说道:“不须起草,以点香一炷为度,香完就要卷。”

  欧生五题到手,真个不起草稿,不加点,一挥而就。及做完卷,香尚有寸余。冯公接来一看,还只说是先完了一、二篇,及看下去,却是五篇俱完,篇篇如锦心绣口。不失声击节道:“奇才,奇才。”站下位来,忙吩咐讨衣冠皂靴来,更服相见。

  一霎时件件取到,装束如新郎一般。欧生要行廷参礼尊他,冯公却再三不肯,谦让许久,然后行个南北立接见礼,揖罢安坐。欧生谦道:“老大人在上,学生何敢抗礼?”冯公道:“正要请教衷曲,不必回逊。”欧生只得坐下。

  忽见听事官禀道:“门外各官齐来伺候。”冯公道:“且回他下午相见。”

  书房就取白牌一面挂出,上写一应官员俱于下午参谒。这些官员备酒,见挂了此牌,俱回衙去了。

  且说冯公待茶罢,即吩咐备酒。须臾入席,饮了几杯,欧生方把一段情由,及遇李偓并哭泣始末,一一呈诉。冯公笑道:“原来是这个原故,不难,不难,且开怀畅饮,活泼文机。”

  二人直饮到八分酒意,方才撤去酒席。冯公就取牌票出来,亲笔写道:建昌府廪生欧渐,宏才巨儒,仰本省学道补名送院。

  写完,遂令知府将此牌谕转达学道,命他补送入闱。知府立刻将此牌呈示学道,造册补送入闱。冯公又取白金百两与欧生,为闱之费。欧生拜谢告辞,冯公送至仪门而别,欧生仍回庙中。只见南昌知县差八名皂快请欧生更寓。八人轮更役,补陈食物,完备,又赠白金五十两为考费。

  及入场后,揭晓之时,果然第一名是欧渐。他也竟不回家,一直进京。来会试,中试二甲第四名,选入翰林院庶吉士。不半年,居然学土之职。所以轰动了江西一省贤愚,都说李握真是半仙,言无不中,因即起他一个道号,称为玉口神,是说他开口灵验的意思。

  一,李偓偶想帝都必有异处,要去遨游一番;欧公又频频寄书来请,遂择起身进京不题。

  未知邵卞嘉后来何如?且听下回分解。
上一章   玉楼舂/白云道人   下一章 ( → )
虹(茅盾)霜叶红似二月腐蚀多角关系锻炼林家铺子子夜十三步心兽
平板电子书网为您提供白云道人精心创作的经典名著《玉楼舂/白云道人》无错字干净清爽的文字章节第二回玉口神奇术成名痴秀才穷途哭遇无弹窗免费在线阅读。为广大小说爱好者提供最新好看的小说,看更多类似玉楼舂/白云道人的小说就到平板小说网。